全部详细分类

站长推荐

网友上传SWAG高清无码中文字幕国产AV明星女优欧美三级港台三级日韩三级极品探花热门事件性爱教学

标签分类

网红主播初夜开苞自拍偷拍情趣丝袜口交深喉家庭乱伦老汉推车强奸迷奸名模空姐自慰喷水制服诱惑多人群P户外啪啪舔逼品玉巨乳肥臀角色扮演打打飞机美穴白虎厕所偷拍调教虐待颜射吞精刺激车震抽插特写极品女神成人玩具两男一女女上男下两女一男大庭广众百合拉拉人妻熟女奇葩怪癖年轻萝莉教师学生69互舔医生护士奸夫淫妇推油乳交长腿写真情趣内衣足交恋足

视频栏目

大陆日韩欧美动画三级

图片栏目

国产写真亚洲卡通欧美

小说栏目

短篇经验故事有声大作

柔情少妇王晓兰

第一章 美妇初失身。
 
  我叫王晓兰,26岁,是一个知名企业的白领丽人,我身高166厘米,体重58公斤,可谓是长得丰乳肥臀、高挑性感,极富线条美的身段能让男人一看到我就会想到那种事。我丈夫比我大八岁,是一名网络工程师,但他是个工作狂,很少有时间呆在家里陪我,常把我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娇妻冷落在家里,这种情况为我以后的沦陷埋下了伏笔。
 
  今天是星期日,早上起来后发现我房间里的浴室坏了一个水龙头,老公又出差了,打电话叫物业管理的人来修,却被告知维修工请假了,听着浴室里哗哗的水声,我心里犯愁了。最后还是决定出去找人帮忙修理。匆忙地吃过早餐后就出门了,因为出门走得匆忙,忘了换衣服,还穿着平时只在家里穿的吊带衫与家居短裤,连乳罩都还没戴上,轻薄的衣服在我走路时一下就显现出我那凹凸有致的身体。
 
  我刚一出小区的大门,就看到了经常经过小区散步的梁伯,梁伯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长得黑黑瘦瘦的,每次见到我都向我打招呼的,因为常看到他以色迷迷的眼光瞄女人,我心里对他挺反感的,但出于礼貌,每次我都会微笑着回应他。梁伯看到我后,眉毛波的跳了一下:“美女,这么急去哪呀?”我随口应他:“去找人修水龙头。”梁伯听了突然眼光发亮,笑呵呵地说:“美女,你真是走运,一出门就遇上了我这个修理师傅,反正我现在没事,我就免费帮你修一下吧?”我不由停下了脚步,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说:“你真的会修水龙头?”梁伯听了后一下睁大了眼睛说:“我不会?我以前可是做过修理工的,修水龙头这是很小的事,唉,你们女人不会修才会觉得难的。”因为我也不知该找谁修好,只好陪笑对梁伯说:“梁伯,既然你会修,那就麻烦你啦,只是挺不好意思的。”梁伯听到我答应让他修后大喜,拍着胸膛说:“助人为乐是我的爱好,美女你不用客气。”于是我就带着梁伯往家走去,这时是初秋时节,一阵阵清凉的晨风吹来,把我身上轻薄的衣服吹得紧贴在我的肌肤上,让我那凹凸有致的身段显现无遗,虽然梁伯一路上装着很轻松的样子与我拉家常,但我仍然感受到他那热辣辣的眼光不时在我的身体上扫过,让我心里不由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到了家后,我就拿出一双干净的拖鞋给梁伯换,在我把拖鞋放在梁伯的脚边时,我就很自然地弯腰蹲下,当我抬头叫梁伯换鞋时,却发现梁伯正以火辣辣的眼光盯着我那因弯腰蹲下而露出的两团雪白乳肉,我不禁一下就羞红了脸,忙站起来往客厅走去,在我去倒茶时听到了梁伯关上铁门的声音,我心里面隐隐感觉不妥,但一下又想不出不对劲的地方。
 
  梁伯换好鞋后我就请他坐到沙发上,然后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放了一只茶怀就给他倒茶,因为桌子比较矮,而我长得比较高挑,所以不得不弯下腰来为梁伯斟茶,在我弯腰为梁伯斟茶时,我那丰满白嫩的乳肉便一下子从V型吊带衣领处溢了出来,我心里紧张得砰砰地跳,羞愧得不敢抬头看梁伯,心想会不会被他看到我的乳头啊?当我坐到梁伯对面的沙发上时,才敢抬眼看梁伯。我平时很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我在生活里就是以优雅而冷艳的知性美受到身边朋友的赞赏,这时我正以优雅的姿态坐着:合着一双修长的玉腿斜放着,双手合握着放在腿上,蜂腰自然地挺直,双眼平视对方。梁伯色迷迷地看着我说:“美女你怎么每个举动都这么好看的?连坐也坐得比别人好看?”听了梁伯这带有含义的话后,我粉脸不禁一红,但心里对梁伯的赞美还是很高兴的,于是轻轻一笑道:“梁伯你可真会说话。”梁伯喝了几口茶后,就叫我带他去看水龙头,于是我就领着他进入我房里的浴室时,打开浴室的灯后,我与梁伯都沐浴在柔和的灯光下,以往跟自己丈夫的两人世界里,现在却换成了年老而卑微的梁伯,这让我感受到自己那白领身份受到贬低的压迫感。
 
  梁伯先把安装在客厅阳台上的总水阀关了,然后再拆开浴室的水龙头看,然后说是水龙头的绷带松了,把绷带再缠紧就好了。我出于礼貌地站在他的身旁看,一边听着他分析水龙头故障的原理,梁伯却是一边说着一边叫我靠近点去看,我就只好不时地弯腰看一下,心想梁伯一定是想偷窥我的胸前风光才叫我看的,但是我又不好拒绝他,只好装作不知情地任由梁伯不时地瞄我那雪白幽深的乳沟。梁伯修好水龙头后,就叫我在浴室里试一下水龙头行不行,他就去阳台打开水阀,“啊~~~”突然一股冷冷的水注射了下来,不偏不倚地刚好射进我的乳沟,突然的变故让我不由地娇叫了一声,梁伯听到我的惊叫后,马上走过来看看是什么回事,原来是在梁伯修水龙头时打开了热水器的开关,当梁伯打开水阀时那水自然就喷射下来了。当梁伯走进浴室时,我刚好把热水器的开关关了,抬头看梁伯时,只见他正以充满欲望的眼神盯着我看,我羞得不禁低下了头,啊!原来我的丝质吊带衫被冷水淋湿了后,一下子就显得半透明了,那高耸挺立的丰满乳房和嫣红的漂亮乳头显露无疑。这时我可以听到梁伯那粗重的呼吸声,我知道自已现在的处境是非常危险的,因为梁伯他随时都有可能控制不住自己的欲火而变成一只野兽扑向我,想到这里,我紧张得急速地呼吸起来,但这样一来,却使得我那丰挺的胸脯更加显得波涛汹涌、勾人心魄了!这时梁伯与我的身体相距得那么的近,相信他能闻到我那甜甜的呼吸与幽幽的体香。我颤着声轻轻地说:“梁、、、、、梁伯、、、、麻烦你先出去一下、、、、、、我、、、、、我换件衣服先。”但是梁伯没有动,就在我手足无措的时候,只感到胸前一紧,原来梁伯他终于在我的绝美身体的诱惑下崩溃了,他踏前一步,双手一抬就紧紧地抓住了我那双丰满柔软的乳房,“啊~~~~不要~~~~~”,我失声惊叫的同时抬起自己的纤纤素手去推梁伯的肩膀,但是正处于紧张与惊慌的我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一双白嫩的素手变成娇弱地攀扶着梁伯,而梁伯那双干瘦的手仍然紧紧抓住我高耸娇嫩的乳房,我感觉自己的双乳就像活泼的小白兔被人无辜地抓住一样,只能无助地在梁伯那粗糙的手掌中轻轻地起伏着。我和梁伯就以这个暖昧的姿势僵持了一会,梁伯才将紧抓我乳房的双手转为揉、搓、捏、按等动作,我被梁伯弄得全身酥软,双腿更是瑟瑟地发抖,好像随时都会跌倒般,樱桃小嘴却是喘气如兰,双眼迷离地看着梁伯那淫猥得意的卑鄙样子,心中对他这种下流而放肆的行为却是毫无办法。
 
  梁伯玩弄了我的乳房好一会,突然一下把我扶在他肩膀上的白嫩手臂甩了下来,然后扯着我吊带衫的带子从浑圆的肩膀上往下一拉,把我的吊带衫一下扯到我的纤腰处,让我那湿润后雪白晶莹的上身一下暴露在空气中,高高挺立的美乳也被他的动作带动得轻轻摇晃。我不禁又是一声惊叫“啊~~~~”双手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珍贵的乳房。但由于我的双乳实在是丰满,而我的双手又长得比较纤细,所以我的双手只能遮住乳房的上半部分,大部分雪白的乳肉还是暴露在梁伯的眼下。梁伯的双手又伸向我的胸前,我惊慌得不知躲避,眼睁睁地看着梁伯那双黑瘦的手伸入我的手掌底下轻易地抓住我乳根处的白嫩美肉放肆地揉捏,双眼似嘲笑似挑逗地看着我。这次没有了吊带衫的阻隔,我那柔软敏感的乳房更加真切地感受到梁伯双手的粗糙与干瘦,身体没来由地一阵酥软,但是梁伯的放肆与嘲笑激起了我不甘受辱的反抗意识,我微微地闭上双眼,双手使劲地推了一下梁伯的肩膀,正在得意忘形的梁伯没有想到我会突然发力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我把梁伯推开后,马上慌乱地往浴室外逃去,但当我逃出浴室外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是无处可逃,如果我往客厅逃去,只会让邻近的住户看到我赤裸着上身被一个糟老头污辱的样子,那我以后还有面见人吗?我木然地呆站在卧室的中央,回身看着一步一步逼近我的梁伯,我只能一边后退一边喃喃地求饶:“不要~~~~梁伯~~~~~求求你~~~~~~千万不要这样~~~~~~”。
 
  梁伯和我高挑的身材比虽然显得矮小得多,但是我此刻却感觉他无比的强大,强大得让我这个比他高出大半个头的高挑丰美的女人胆怯,甚至惊怕得连裸露出来的乳房也忘记遮掩了。终于在我退到无路可退时,后腿碰到了床沿,那一刻我感受到了被人奸污的恐慌,梁伯也在这一刻向我扑了过来,他双手一下环抱住我的纤腰,头就往我的丰满胸脯拱来,出于对被奸污的恐慌,我本能地使出最后的勇气与力量抬起素手推拒着梁伯的肩膀,由于梁伯在身材上不占优势,加上年龄已大,力气不如壮年时猛烈,他一时也扑不进我的娇美的怀抱。但我是一个生性娇柔的女人,平时并没做过重活,梁伯的力量虽不如年青人的猛烈,但是我娇软的手臂感觉到梁伯那带着征服欲望的力量是那么的强大,强大得让我很清楚自己不过是在做最后的挣扎,自己那娇弱的反抗随时都可能被梁伯那强大的攻势摧毁,于是就出现了一幅令人血脉奋涨的场面:一个矮小的糟老头在温馨典雅的卧室里搂着一个半裸的丰美少妇,一张丑脸贪婪地想钻进少妇丰美的双奶间,却被少妇用纤纤玉手舍命地拦挡住,糟老头那丑陋的嘴脸和少妇那激烈摇晃的雪白美乳近在咫尺,却始终碰不到那眼前诱人的美肉。
 
  我和梁伯以这样羞耻的姿势僵持了一会后,我已经是累得手脚酸软、娇喘如兰了,心中的反抗意志几乎崩溃了。而梁伯见久战不下,也心急得很,他突然把原本环抱我纤腰的双手一下伸到我的胸前往我那对丰硕的乳房使劲一抓,“啊~~~~”我只觉得自己的力气一下子中断了,随即被梁伯的身体往前一冲,就把我扑倒在弹性极佳的席思梦床上,我丰满柔软的身体还垫托着梁伯那干瘦的身体在床上弹了几弹。我被梁伯扑倒在床上后,内心的反抗意志已经完全地崩溃,一双白嫩的手臂往身体两侧一摊,就娇怯地喘着气。梁伯见终于把我驯服了,就起身快速地脱自己的衣服,当他脱光后就把我的吊带衫与家居短裤一起脱了下去,然后抓住我那条被阴液浸得半透明的纱质小内裤使劲一扯,只听“咧~~”一声,遮掩我身体的最后的内裤竟然是被梁伯以这种粗鲁的方式除掉了,“啊~~~~~”我情不自禁地惊叫一声,梁伯那粗暴的一扯,扯掉的不仅仅是我的内裤,我感觉自己那一向示于人前的冷艳、端庄的形象也被梁伯扯掉了,只剩下我赤裸裸的身体、赤裸裸的情欲。